•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桃花扇 / 桃花扇

8945
发表时间:2019-04-25 21:24作者:【清】孔尚任




第一章.png



书名:桃花扇

作者:【清】孔尚任

制作编辑:江小鱼



第二章.png



秀才侯方域,字朝宗,中州归德人,因江南乡试落第,侨寓莫愁湖边。他与复社文人吴次尾、陈定生时常往来。一日,吴次尾等复社秀才前去文庙祭奠孔子,正好阮大铖也在。阮文才虽高,却因为曾是魏忠贤的干儿子,声名狼籍。阮大铖被一帮秀才当场斥骂,连胡子也被扯了下来,十分狼狈。他闲在家里牢骚满腹,听说陈定生等让人来借他新编的《燕子笺》传奇,便连忙吩咐戏班前去戏演,并派人侦探三公子看戏的反应。闻得三公子对此对赞不绝口,他十分得意,但又听说三公子对他投靠魏忠贤大骂一通,又弄得好生懊恼。阮大铖有个盟弟叫杨文骢,表字龙友,善书画,是位罢职县令。当时他正在和阮大铖一起饮酒,便劝阮想法和侯朝宗拉上关系,然后再请侯代向复社诸人调解。

杨龙友的相好秦淮名妓李贞丽,有个义女叫李香君,品貌夺人,温柔娇羞,尚未接客。侯朝宗闲居无聊,正想找一位秦淮佳丽,杨龙友便从中牵线。那日,侯公子和柳敬亭一起来到香君居住的城东旧院,见香君妙龄绝色,顿生爱意,香君也属意侯生,于是商定三月十五日成亲。美景良辰,李家大摆筵席,秦淮名优名妓,纷纷前来贺喜。杨龙友教人搬来箱笼数件,作为香君的妆奁。洞房花烛,侯方域拿出宫扇一柄,题赠香君。

次日一早,杨龙友前来贺喜。香君问他为何轻掷千金,杨龙友只好告以实情,说这些妆奁酒席,全由阮大铖出资,阮想借此结识侯公子,代为说情。侯方域当面应承,香君听了十分气恼,她责怪他不该徇私废公,并把身上穿戴的钗钏衣裙,丢弃一地。侯方域自感羞愧,最后拒绝了杨龙友的请求。

一天,侯方域正在柳敬亭处听他说评话,杨龙友匆忙赶来,告知镇守武昌的宁南侯左良玉领兵东下,要抢南京,侯方域的父亲侯恂曾是左良玉的恩师,因此,兵部尚书熊明遇托他来请侯方域想个办法。侯文域当即以父亲的名义修书左良玉,柳敬亭自告奋勇,连夜将信送到左军辕门,并在左良玉面前陈述利弊,左良玉遂罢东下之议,并将柳敬亭留在帐下。

为左良玉一事,淮安漕抚史可法、凤阳漕抚马士英等聚集清议堂,商量对策。阮大铖因香君却奁一事恼羞成怒,便借此诬告侯方域下私书勾结左良玉,马士英立即派人捉拿侯方域,杨龙友虽说是马的妹夫,仍辩解无效,只好赶紧给侯文域通风报信,劝他去投奔史可法。侯方域临别香君时,两人都流了眼泪。

甲申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帝自缢煤山。马士英欲拥立福王,但史可法采侯方域之计,极力反对。马士英多方活动,福王终于登位,马士英功居第一,升补内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其他迎驾之臣,皆录功叙用。史可法虽也入阁,却被派往江北督师。史可法到扬州后,召集四镇武臣高杰、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共商防河大计。但高杰与其他三人不和,展开争斗。侯方域此时正在史可法帅府参谋军事,他建议高杰移防黄河,以避争端。史可法则让侯方域随营监军。

马士英的同乡田仰将升漕抚,他用三百两聘金托杨龙友找一美妓,杨龙友去找香君,但香君自侯郎去后,立志守节,自然拒绝。一次,马士英宴客,席间谈起香君拒婚一事,马士英大怒,阮大铖又火上添油,于是马就派家人拿着衣服财礼去强娶,香君坚决不从。杨龙友、李贞丽强行帮她梳头穿衣,香君持扇乱打,又倒地撞头,鲜血四射,那把白纱宫扇也溅污了。无奈,杨龙友只好劝李贞丽冒名顶替。贞丽去后,香君卧病空楼,好生凄凉。杨龙友和教香君唱曲的老师苏昆生前来看望,香君正在熟睡,身边那把扇上有许多血点,红艳非常。杨龙友用苏昆生采摘的草汁权当颜料,在扇上添枝加叶,点染成折枝桃花。香君醒来,见扇叹道:“桃花薄命,扇底飘零。”香君以扇代书,托苏昆生想法寄给侯公子。

阮大铖由马士英破格提携,做了光禄寺卿,他向弘光帝献上四种传奇,弘光帝广选优伶,教演阮的《燕子笺》传奇。一次,阮大铖和马士英在赏心亭饮酒赏雪,香君以贞丽之名被唤来斟酒唱曲。香君当面痛骂阮大铖,阮大铖把香君推倒雪中,并用脚踢她。杨龙友出面劝解,香君遂被选入内庭,罚演丑角,后被弘光帝定为正旦,从此被打入冷宫。

再说侯方域随高杰防河,高杰不听劝告,被总兵许定国骗入睢州城内杀害。侯方域只好乘船南下,巧遇苏昆生和李贞丽。苏昆生拿出桃花扇,侯方域捧扇痛哭。两人决定去南京寻找香君。侯生来到红楼旧院,推开香君妆楼,见到的却是杨龙友的画友蓝瑛,一会儿杨龙友来访,讲起香君的情况,并劝侯生不可久留。侯方域决定去访陈定生和吴次尾,正好在蔡益所书店相遇,但被新升了兵部侍郎的阮大铖发现,便报镇抚司将三人抓了起来。锦衣卫仪正张薇审理此案,张不愿杀人媚人,于是与蔡益所一起入山修道去了,三人暂囚狱中。苏昆生为救侯方域,去武昌面见左良玉,左良玉举兵东进,马、阮调黄得功部在坂矶堵截,左兵前锋已败,进退无着,左良玉呕血而死。柳敬亭为左良玉传檄被逮,在狱中见到了侯方域。

淮安失守,清兵猛攻扬州,史可法带三千子弟死守,兵败城陷,史可法投江而死。弘光帝逃出南京,投奔芜湖黄得功,刘良佐、刘泽清赶来劫了弘光,去送与清兵,黄得功愤而自刎。南京城内大乱,马士英、阮大铖慌忙逃窜,一个被雷殛于台州山中,一个跌死在仙霞岭。苏昆生带着香君乘乱逃出城外,栖霞山葆真庵庵主卞玉京收留了他们。侯方域等也逃出监狱,路上遇见史可法尸体,大为悲恸,后来逃至丁继之所在的采真观,七月十五日,张薇道人在白云庵祭奠崇祯帝,侯方域、李香君法坛之前意外相逢。两人观扇言情,惹恼了张道人,怒斥道:“两个痴虫,你看国在哪里?家在哪里?君在哪里?父在哪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侯方域如梦方醒,于是侯、李分别拜丁、卞为师,修真学道去了。



第三章.png



天地一大戏场也。人立于天地间,若者帝王,若者卿相,若者文臣,若者武将,若者名士,若者美人,此戏中之人物也。某也昏庸,某也奸恶,某也谄媚,某也枭雄,某也忠贞,某也高尚,此戏中之人品也。孰当为生,孰当为旦,孰当为净,孰当为丑,孰当为副末,此戏中之脚色也。有时而欢,有时而悲,有时而合,有时而离,有时而喜笑,有时而怒骂,此戏中之情节也。情节之生,本乎事实,事实之妙,出于戏文,戏文内有老赞礼者,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氏,曾作南京太常寺赞礼,因以为号也。时当康熙二十三年,老赞礼已九十七岁矣。阅遍沧桑,歌残黍麦,欣逢盛世,到处闲游,昨在太平园中,得睹《桃花扇传奇》,编成剧本。即明末南京故事,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实事实人,有凭有据,不惟为老赞礼所耳闻,并为老赞礼所目睹。抑且将老赞礼杂入戏文,童颜鹤发,衰态龙钟,植杖来前,开场道白,扮作副末脚色。老赞礼见而笑曰:“不图老夫耄矣,今作此戏中之人物也。”时有人从旁问曰:“如此好戏,为谁所作?”老赞礼曰:“从来名家著作,姓氏弗彰。然《春秋》褒贬之笔,雅颂歌咏之词,均出自家学渊源耳。”其人曰:“如翁所言,则云亭山人无疑矣。”老赞礼曰:“然。”其人又曰:“今日者冠裳毕集,裙屐纷来,演此传奇,视为韵事,若翁则本属旧人,习闻新曲,盖将其中颠末,预为我等详述之。”老赞礼应之曰:“唯唯。余记得张道士有《满庭芳》一曲,君欲听之否乎?”其人曰:“曲调幽深,歌词玄妙,佳则佳矣,然可为知者道,难与俗人言也。还求翁编成闲话,一详此曲之妙文,以开我等之茅塞。”老赞礼曰:“可请君等少安毋躁,聆余宣讲曲中之意:明末有公子侯生,侨寓秣陵城外,以中州之才子,眷南国之佳人,占尽六朝金粉,曾访艳于桃源,嗟兹半壁江山,恒寄情于桃渡。不意豺狼日进,暗肆谗言,致教鸾凤宵分,竟成永诀。况当天翻地覆,川竭山崩,藩镇纷纭,江淮划守,昏主迎登大宝,选舞征歌,奸臣盘据要津,揽权窃柄。呜乎!党祸繁兴,良缘难续,楼头激烈,狱底沉沦,虽得苏翁救援,柳老解围,而半夜仓皇,君逃相走,一场梦幻,云散风流。怅烟波以淼淼,谁吊忠魂?听杜宇之声声,孰怜望帝?艳哉桃花扇,哀哉桃花扇,桃花扇纵已揉碎,而桃花扇编作传奇,从此名留千古矣。曲中之意如是,而君等若难领会,余尚有总结数言,为诸君告:

奸马阮中外伏长剑,巧柳苏往来牵密线。

侯公子断除花月缘,张道士归结兴亡案。

语至此,而戏中之侯公子,早已登场矣。



第四章.png



孙楚楼边,莫愁湖上,垂杨几树,掩映傍水人家,绝似一幅天然画本。居于此者,伊何人乎?即《桃花扇传奇》中之主人翁也。斯人姓侯,名方域,字朝宗。籍隶中州,家居归德,夷门谱牒,梁苑簪缨,祖官卿寺,父职司徒;崇正黜邪,久树东林之帜,征文选句,新登复社之坛,吐清词于早岁,无殊宋艳班香,流浩气于中年,不让韩潮苏海,壬午南闱下第,遂侨寓于莫愁湖畔。嗟嗟,琴剑飘零,寄踪白下,乡关梗塞,遍地黄巾,烽烟未靖,权为避乱之武陵,家信难通,空自伤怀于异地,所以朝宗蒿目时艰,望湖兴叹曰:“莫愁莫愁,令人安得不愁乎?虽然,人生行乐耳,须富贵兮何时?况当仲春时候,天朗气清,美景良辰,云何不乐?与其徒愁无益,不若不愁之为愈也。且喜社友陈定生、吴次尾二君,寓在蔡益所书坊,时相往来,颇不寂寞,今日约到治城道院,同看梅花,我当早去以赴之也。”言已遂行。

按陈定生名贞慧,宜兴人,吴次尾名应箕,贵池人,均系复社之君子,朝宗之良友也。关心时事,叹金陵王气将销,结伴闲游,看大地春光无主,定生问次尾曰:“次兄可知近日流寇消息否?”次尾曰:“昨见邸抄,流寇连败官兵,渐逼京师,宁南侯左良玉进军襄阳,中原无人,大事已不可问矣。”二人且叹且行,以践看梅之约,而朝宗随后亦至。相见之下,定生即曰:“弟已饬人打扫道院,沽酒相待。”语未毕,忽见家僮迎面来,上前禀曰:“相公请回,今日已来迟矣。”定生曰:“何为来迟?”家僮曰:“有魏府徐公子在彼请客看花,早将道院占满矣。”朝宗点首微笑曰:“梅花既与我无缘,不若向秦淮方榭中,一访艳丽之解语花,君等以为何如?”次尾曰:“据我而论,不必远去,兄亦知有泰州柳敬亭乎?说书之妙,罕有其匹,曾见赏于吴桥范大司马、桐城何老相国,闻彼在此作寓公,何不同往一听,消遣春愁乎?”朝宗忽怒曰:“柳麻子近作奄儿阮胡子之门客,说书虽佳,我不欲听之矣。”次尾曰:“兄只知其一,未知其二。阮胡子漏网余生,不肯退藏于密,犹复蓄养声妓,结纳朝绅,肆无忌惮。故弟作留都防乱揭帖,公讨其罪,劣迹昭彰,无可讳饰。此中门客,始知其为崔魏逆党,一时星散,柳麻子亦在其内,岂不可敬?”朝宗惊曰:“不意此辈中有斯豪杰,洵不多得,当与兄等物色之。”于是三人同行,僮亦随之以往。迨至敬亭寓,命僮叩门,僮高声唤曰:“柳麻子在家否?”定生喝止曰:“彼是江湖名士,理宜以柳相公称之。”僮遂唤柳相公开门。

少顷门启,一白须老者出,即泰州柳敬亭也。敬亭曾与陈、吴相识,而与朝宗则素未谋面,当时肃客而入。因问定生曰:“此位何人?”定生曰:“此是敝友河南侯朝宗,当今名士,夙慕清淡,特来领教。”敬亭谦逊不遑,请坐献茶毕,方注视而言曰:“诸位都是读书君子,博学高才,《史记》、《通鉴》,久已烂熟于胸中,若老朽则下里巴人,生涯鼓板,胡说一朝兴废,沾泪似儿女之肠,俗谈千古存亡,说书污诸君之耳,还希谅之。”朝宗曰:“不必过谦,即请赐教。”敬亭曰:“既蒙驾临蓬荜,老朽焉敢推辞,惟演义盲词,恐不值识者一笑耳。今即将君等所读之《论语》,试说一章如何?”朝宗诧曰:“《论语》乌能说乎?真乃闻所未闻矣。”敬亭笑曰:“君等说得,老朽何独说不得?今日偏欲于诸君前,摇唇弄舌,假充斯文,以毕我说。”语毕上坐,手敲鼓板,口诵书中之开词曰:

问余何事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

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

四句诵毕,即将醒木一拍,说其表白曰:

敢告列位,今日所说,不是别的,是《鲁论》太师挚适齐全章。这一章书,是申鲁三家僭窃之罪,表孔圣人正乐之功。当时周辙既东,鲁道衰微,三家者以雍彻,季氏八佾舞于庭,僭窃之罪,已是到了尽头了。我夫子自卫返鲁,然后乐正,那些乐官,一个个愧悔交集,东走西奔,只当夫子不知费了多少气力,岂知我夫子手把一管笔,眼看几本书,纂到《易经》,上律天时,下袭水土;修到《书经》,祖述尧舜,宪章文武;订到《礼记》,父子有亲,君臣有义,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夫妇有别;作到《春秋》,而乱臣贼子惧;今日删到《诗经》,尔、雅、颂各得其所,并不曾费一些气力。登时把权臣势家,闹哄哄的一个戏场,霎时散尽,顷刻冰冷。那一时倒也痛快,你说圣人的手段,利害不利害,神妙不神妙?

说至此,乃敲鼓板而唱曰:

(鼓词一)自古圣人手段能,他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见一伙乱臣无礼教歌舞,使了个些小方法,弄的他精打精,正排着低品走狗奴才队,都做了高节清风大英雄。

鼓板停而醒木响,续说曰:

那太师名挚,他第一个先适了齐。他为何适齐,听俺道来:

重敲鼓板唱曰:

(鼓词二)好一个为头为领的太师挚,他说:咳,俺为甚的替撞三家景阳钟。往常时,瞎了眼睛在泥窝里混,到如今,抖起身子去个清,大撒脚步正往东北走,合伙了个敬仲老先生,才显俺的名,管喜的孔子三月忘肉味,景公擦泪侧着耳朵听,那贼臣就吃了豹子心肝熊的胆,也不敢到姜太公家里去拿乐工。

继闻醒木一声,说曰:

管亚饭的名干,适了楚;管三饭的名缭,适了蔡;管四饭的名缺,适了秦。这三人为何也去了?听我道来。

鼓板之声又起:唱曰:

(鼓词三)这一班劝膳的乐官,不见了领队长,一个个各寻门路奔前程。亚饭说,乱臣堂上掇着碗,俺倒去吹吹打打伏侍着他听,你看俺长官此去齐邦谁敢去找,我也投熊绎大王,倚仗他的威风。三饭说,河南蔡国虽然小,那堂堂的中原,紧靠着京城。四饭说,远望西秦有天子气,那强兵营里我去抓响筝。一齐说,你每日倚着寨门桩子使唤俺,今以后,叫你闻着俺的风声脑子疼。

唱至酣时,醒木忽震,再说曰:

击鼓的名方叔,入于河;播鼗的名武,入于汉;少师名扬;击磬的名襄,入于海。这四人另是个走法,听俺道来。

唱即随鼓板而起曰:

(鼓词四)这击磐擂鼓的三四位,他说你,丢下这乱纷纷的排场,俺也干不成,恁嫌这里,乱鬼当家,别处寻主,只怕到那里,低三下四还干旧营生。俺们一叶扁舟桃源路,这才是江湖满地,几个渔翁。

词意未尽,复拍醒木以申说曰:

这四个人去的好,去的妙,去的有意思,听他说些什么。

因敲鼓板而唱,以述其言曰:

(鼓词五)他说十丈珊瑚映日红,珍珠捧着水晶宫,龙王留俺宫中宴,那金童玉女,不比凡同,凤箫象管龙吟细,可教人家吹打着俺们才听。那贼臣就溜着河边来赶俺,这万里烟波路也不明,莫道山高水远无知己,你看海角天涯,都有他旧弟兄,全要打破纸窗看世界。亏了那位神灵提出俺火坑,凭世上沧海变田田变海,俺那老师父,只管朦胧着两眼定六经,正是:

鲁国团团一座城,中间闷煞几英雄。

荆棘丛里难容凤,沧海波心好变龙。

敬亭说书已毕,遂投鼓板而起曰:“献丑献丑。”定生赞曰:“真绝妙好词也。恐近今应制讲义,未必有斯痛快。”次尾曰:“敬亭方从阮家出,不肯别投主人,故此将古比今,现身说法耳。”朝宗亦点首称美曰:“我看敬亭人品超群,胸襟脱俗,确是我辈中人。至其说书之妙,不过余技而已。盖喜笑怒骂,尽是文章;倜傥风流,不同凡响;拍板一声,不啻东方谲谏;渔阳三下,无非庄子寓言。而今而后,可以知敬亭之为人矣。”言罢,相视而笑,朝宗复问敬亭曰:“昨日同出院衙,共有几人?”敬亭曰:“彼等尽皆散去,只有善讴之苏昆生,与我作比邻耳。”朝宗曰:“如此高尚,亦当奉访。还望暇时,同来赐教。”敬亭曰诺。


阅读指引:由于版权原因,请打开微信搜一搜,搜索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祥云书漫”,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桃花扇.png



分享到:
友情链接:

言情小说吧唯一官方网站。言吧提供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