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独家蜜婚:总裁盛宠甜妻 / 独家蜜婚:总裁盛宠甜妻

24890
发表时间:2019-04-27 15:53作者:舟不系






第一章.png



许言初没有料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一幕。

今天她本来与男友吴捷约好了广场见面,可是迟迟不见吴捷的人影就算了,竟是连电话都不接。

无奈之下的许言初只好离开,只是在路过一家咖啡店的时候,她的脚步停住了。

吴捷正坐在里面。

而吴捷的旁边,坐着她的妹妹——许凝雨。

许凝雨此刻正亲密地挽着吴捷的胳膊,而吴捷的笑容却显得有些尴尬,时不时东张西望一下。

当许言初走到他们的身后时,她听到吴捷说:“小雨啊,我们还是别呆在这里吧……我跟你姐姐就是约在旁边的广场,万一被她看到了……”

“哎呀,看到就看到了嘛,反正你迟早是要跟她分手的。”许凝雨微微嘟着嘴,对着吴捷撒娇道。

见许凝雨娇俏可爱的模样,吴捷的脸上也浮现出了一个笑容来,他有些无奈地摸了摸许凝雨的头,说道:“是是是。”

沉默片刻之后,吴捷又小声说道:“只不过……今天约了言初出来却没有赴约,还是有些不太好吧……”

“有什么好怕的?姐姐那么喜欢你,你随便找个理由她就会原谅你的。”许凝雨毫不在意地挥挥手,接着便开始低头吃起眼前的糕点来。

吴捷虽然轻轻皱了皱眉,不过最后似乎还是接受了许凝雨的这般说法。

许言初的脚步因为这句话而硬生生顿住,半晌之后才重新抬脚走了过去。

“吴捷。”一直沉默地站在两人身后的许言初突然出声叫道。

熟悉的声音让吴捷吓了一大跳,看到许言初的第一眼,他下意识地将自己的手臂从许凝雨的胳膊中抽了出来,面上还有些慌乱:“言……言初……真是巧啊……”

“巧?”许言初讥讽一笑,“我今天可是过来按时赴约,也称得上什么巧呢?”

面对许言初的咄咄逼人,吴捷很快便是冷汗连连。他不动声色地瞥了许凝雨一眼,希望她能跟许言初解释解释。

而许言初也在此时将视线落在了许凝雨身上。

许凝雨一直是她最疼爱的妹妹,虽然她对继母方梅尚且心存芥蒂,可是对这个妹妹……她向来是十分照顾的。

可是许凝雨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来。

对于许言初的突然出现,许凝雨也是有些意外的,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姐姐。”许凝雨的语气很是平静,仿佛自己跟吴捷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许言初想不到她到现在还能这般冷静,冷声说道:“许凝雨,你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解释?”许凝雨轻轻挑眉,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问题,不过很快,她便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啊,我知道了!”

吴捷有些紧张地看着她,虽然知道许凝雨的解释不一定有什么用,但他还是希望能够蒙混过去。

“姐姐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跟吴捷在一起吗?”许凝雨的眼中是意味不明的笑容,她对着许言初轻轻勾了勾唇,然后当着她的面扯过吴捷的领带便吻了上去。

别说许言初,就连吴捷都没有想到许凝雨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吴捷很快便挣脱了出来,有些惊慌地说道:“小雨,你……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许凝雨甚至疑惑地皱眉说道,“当然是告诉姐姐事实啊。毕竟,我们早就在一起了,不是吗?”

“小雨!”吴捷很想让许凝雨闭嘴,但他不知道这些话其实许凝雨已经忍了很久,而现在,她不用忍也根本不想忍了。

“呀,姐姐,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许凝雨仰起头来,语气中满是得意,分明是在想许言初挑衅了。

“许凝雨,你可真是不要脸。”许言初面色阴沉,身体因为愤怒而轻轻颤抖。

许凝雨却有些听不得许言初说出这样的话来,当下就反驳道:“我做错了什么吗?分明是姐姐你,连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吧?”

许言初冷冷地瞥了一眼吴捷,对上吴捷惊慌失措的眼神,却是轻嗤了一声,说道:“那么你又以为,你从我身边抢走的是什么好货色呢?”

这样的渣男,不要也罢。若是许凝雨喜欢,尽管拿去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虽然她的确真真切切地爱过吴捷,不过这样的事情都发生了,她也觉得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许凝雨本以为自己可以借此好好打击许言初一番,没料到许言初的反应竟显得有些轻描淡写,当即就有些愤怒地说道:“许言初,你难道不生气吗?”

“受委屈的是我,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许言初有些好笑地瞅着许凝雨。

许凝雨眸光一凝,突然想到了什么,嘴角扬起一个笑来。

“许言初,我老实告诉你,从见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打心底地厌恶你。这么久以来,我和妈妈对你那么好,只不过是因为……”

说到这里,许凝雨的声音顿了顿,像是在酝酿着什么。

许言初的心中陡然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果然——

“想要分得李倩的遗产罢了。”

听到许凝雨说出来的话时,许言初只觉得自己浑身冰凉。

她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卑鄙到将心思全都放在一个早已过世的人身上,而那个人还是自己的母亲。现在许凝雨那么有底气说出所有的真相,分明是在宣告一个事实——

她们已经有了十足的把握完成甚至已经完成了这件事情,所以根本不用顾及许言初的想法了。

这件事显然比吴捷劈腿更让许言初无法接受,她呆呆地站了一会儿之后,只感觉满腔怒火骤然间都涌了上来,让她克制不住地高高抬起了手。

“啪”

没有给许凝雨任何反应的时间,许言初的手便落在了她的脸上。

“许言初,你竟然敢打我?”许凝雨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左脸肿了起来,她一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许言初。

气不过之下,许凝雨低头一瞥,拿起桌上的水杯便对着许言初泼了过去。

许言初虽然下意识地闪躲了,可是衣服上难免还是沾染上了水渍。这时咖啡馆里已经有不少人的视线被吸引过来,许言初看了一眼许凝雨肿起的脸,嘴角勾勒出一个不屑的笑来,接着便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了。

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没时间浪费在闲杂人等身上。

“打了我你还想走?你给我站住!”许凝雨却有些不依不饶起来,却被吴捷拽住了。



第二章.png



吴捷对着许凝雨摇了摇头,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看看咖啡馆里的其他人。许凝雨眸色微黯,最后还是只能不甘不愿地坐回了座位上,嘴里还一直骂骂咧咧着。

“哼,她也嚣张不了多久了。”

而此刻吴捷也开始回味着刚刚许凝雨说过的话。

他知道李倩是许言初的母亲,许言初偶尔会面带怀念地提起那个人。可是……按照许凝雨的意思,李倩的遗产倒是要被许凝雨她们瓜分了?

“小雨,你刚刚的那些话……”吴捷试探性地问道。

许凝雨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所以也根本没想瞒着,只是悠闲地坐回了座位上,拿起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口:“呵,没什么,只不过就是……姐姐她要被扫地出门罢了。”

“这样吗……”吴捷的眼中划过了一丝不忍,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他知道,现在他应该做的,是抓紧眼前的这个人。

许言初,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不是吗?

许宅。

“爸!”许言初一推看书房的门,便看见自己的父亲与继母正在一起看着一份文件,两个人的脸上都是掩不住的笑容。

见许言初进来,许国庆的眼中闪过一丝心虚,为了掩藏这一点,他蹙着眉头说道:“言初,我以前没有教过你,进门的时候要提前敲门吗?”

“对不起,爸。”虽然心中十分焦急,但是许言初还是轻轻低下头来对许国庆道歉,抬起头来的时候,许言初的眼中便又多了几分锋芒。

她抬脚走到许国庆的身前,许国庆见状,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中的文件,并将其往后藏了藏。

然而许言初已经眼尖地瞅到文件封面上“恒远集团”几个字样,她当即脸色一变,想要伸手抢过那份文件:“这是什么?”

许国庆面色阴沉地挪开了手,斥道:“言初,你看看你现在这样子,哪里像个大家闺秀?”

“爸!你手里拿的到底是什么?”许言初现在整颗心都扑在了许国庆手里的那份文件上。

恒远集团是她母亲李倩一手创办的公司,李倩病逝之前将公司所有的股份都转到了自己的名下,可是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父亲一定是向她隐瞒了什么!

“国庆,既然这丫头这么不知好歹,你也不妨跟她说清楚好了。”方梅一改从前对许言初体贴关切模样,眸中还闪着厌恶的光。

“这……”许国庆还有些犹豫,许言初趁他分神之际将他手中的文件抢了过去。

许国庆根本没时间再去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许言初将那份文件翻开。

当真正看到文件中的内容时,许言初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她的父亲——许国庆竟然将她的股份全都转移到了自己和方梅的名下。

因为母亲李倩,许言初对许国庆其实是有些怨言的,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来。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许言初高高举着手里的文件,因为太过用力,文件在她的手里已经轻轻皱起。

许国庆最开始本想着好好跟许言初说说,结果见许言初这般态度,便也懒得装出什么好脸色来了。

“许言初,你怎么跟你爸爸说话的?”站在一旁的方梅厉声说道,她又转过头去拍了拍许国庆的手,轻声劝慰起来,“国庆啊,孩子年纪小,不懂事也是应该的。不如……”

说到这里,方梅的声音顿了顿,眼底划过一抹厉色:“让言初出去好好历练历练再回来吧?”

这话听着倒是好听,然而许言初明白她的意思分明就是想要将自己赶出去!

“方梅,你不要欺人太甚!”

方梅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许言初,抬手轻轻捂住了自己的唇:“言初,你这话说的,阿姨不也是为了你好吗?”

“呵,为我好?”许言初将手里的文件“啪”的一声摔在了桌上,“为我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住口!”许国庆突然出声打断了许言初,面色阴沉地说道,“你方阿姨说的没错,这几天,你就出去冷静冷静吧。没想通之前,就别回来了。”

“爸,你这是要赶我走?”许言初一脸难以置信。

许国庆低下头没有看她,只是拿起桌上的座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许言初怔怔地看着许国庆的一举一动,没一会儿,一群保镖便走了进来。

这一刻,许言初感觉自己跌血液都被冻住了。

而许国庆只是对着那群保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将许言初带出去。

许言初侧头瞥了一眼,然后是便将一个保镖伸过来的手拍掉了。

“不劳烦你们了,我自己可以走。”许言初说完,最后看了一眼许国庆,接着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此时的许言初走在大街上,冷静下来之后,她第一次开始后悔为什么自己从前没有给自己置办间小公寓什么的,那样现在也不必为住处而发愁了。

她抬头看了一眼有些阴沉的天空,心里难得有些茫然。

路过一间酒吧的时候,许言初的脚步停住了。

酒吧里嘈杂的声音统统传入了她的耳中,她本来对于这样的环境是心有厌恶的,今天却难得有了想要进去坐一坐的冲动。

这种地方,许言初不是没来过,所以也没有什么紧张之意。

只是……孤身前往酒吧的漂亮女人,多多少少还是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子渊,你看那边那个姑娘,是不是许家大小姐啊?”一个男人拍了一下唐子渊的肩膀,询问道。

唐子渊眸光一凛,不过也只是匆匆掠过一眼:“许家大小姐怎么可能孤身来这种地方。”

“说的也是……哎呀,他们还在等我们,我们快过去吧。”

唐子渊轻轻地“嗯”了一声,不过还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那个女人。昏暗的灯光下,许言初的脸庞有些看不真切,唐子渊思索片刻,最终还是收回了视线。



第三章.png



许言初正喝着酒,余光便瞥见几个混混围住了自己。

“哦——三哥你瞧,这还是个娇美人儿啊!”那群混混中的一个染了一头红头发的男子,正朝着领头的耳语邪笑道。

至于那领头的,衣着打扮有些非主流的风格,发型倒还尚可过眼,他头上戴了一顶鸭舌帽,低低的盖住了脸让人也瞧不见模样,只是嘴里叼着一根烟。

顺着红头发男子所指的看过去,领头的定了定,吸完了这根烟的最后一口,嗤了一声道:“倒像是个不错的妞儿。”

他的语气有些痞里痞气的,倒也与外形甚相吻合。

领头的斜着身子瞥了身侧的红头发男子一眼,红头发瞬间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一般,领悟了领头的意思。

见此,领头的转过身回来后,似是看到了感兴趣的猎物一般,在吧台上拿了随手拿过一杯酒朝着许言初走了过来,随即就着许言初身边的位子坐下:“妞儿,怎么一个人啊?”

许言初这个时候已经有些微的醉意了,她知道这个地方没什么好人,要不是今天心情这么差劲,搁以前她是怎么也不肯来这种肮脏地方的。

“如果你是想夸奖,那么我接受。如果还有别的意图,那么恕不奉陪。”许言初将酒杯放下,虽然声音中透露出隐隐的不耐,但面色还算是淡然。

许言初轻轻抿了抿唇,握着酒杯的手紧了几分。怪不得她之前老远就感觉到有几道赤裸裸的视线锁定住了自己,面对眼前这群衣着打扮行为举止不三不四的人,她实在是无法把他们想做是什么好人来。

“呦,妞儿这么辣呀!”领头的说着上去一把搂住了她的肩膀,压低了头细细地嗅着许言初长而白皙的脖颈,“不过美人儿可是真香啊,要不……陪哥几个儿玩玩?”

“你放开我!”许言初对于眼前这帮人的忍耐力终于也彻底耗尽了,她使劲了全身力气好不容易才把这个领头的一把挣开,跑到了一边。

过路的人也不是没有看到这样的场景,但这是哪里?

这是酒吧,既然来到这儿,那也都不是什么纯真至净的人,再者谁又会出来多管闲事给自己惹得一身是非呢?

这几个人一看上去就是市井混混,谁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女孩出头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而就在领头的继续纠缠许言初的时候,他暗暗朝着红头发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趁着许言初同自己争辩不注意的时候在她的酒杯里下药。

随后那个红头发的又在另一杯从吧台拿的酒里下了同样的药,他走到领头的身边,递给了许言初以便于打圆场,“小姐,赏我们几个个面子呗,呐,交个朋友?”

“我看不必了,话不投机半句多。”许言初顺势就想要脱身而去,哪知道红头发却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只是固执的把那杯酒横端在自己身前。

许言初没想到自己好生拒绝了对方,他们竟还是这样缠着不放。

这样的情景下,惹得许言初脸上有了几分愠怒之意。

她正要再说什么的时候,那个红头发的将自己伸出的手收了回去,把酒杯放在了吧台上朝着领头的低头耳语。

也是奇怪,领头的听完后只是笑笑,阻止了她想要说的话,随即声道:“既然这位小姐对我们这么不欢迎,那我们就只能撤了,免得讨嫌。”

许言初本来以为这群混混还会多加刁难自己,可是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如她心愿地就收手了,让许言初有些难以预料。

小混混们走后,许言初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她的身子往后虚晃了一下,有些腿脚发软站不稳,许言初知道此时的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其实她刚刚也是在强硬的撑着外表,不然倘若这些个小混混态度再稍微强硬一点,她恐怕就真的不知道自己今天会怎么样了。

一场虚惊过后,让许言初不自觉地微微红了眼眶。

如今她已经被扫地出门,母亲的遗产也被那群藏有贼心的一家子给霸占走了,孑然一身的许言初真的不知道到底还有何处会是她的安身之地,会成为她的家。

想到这一点,许言初艰难地哽咽了一下喉咙,只觉得浑身疲惫,无论做什么都显得十分费力。

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靠坐在吧台前的高教凳上,随手拿起自己的那杯酒喝了起来。

一杯酒下肚后,许言初就有些迷糊了,此时她的眼前开始出现了眩晕感,但那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的身体感觉有些发热,尤其是小腹那里,似乎隐藏着什么冲动。

这样的感觉让许言初感到有些不妙,她抬手抚了抚额头,心中暗叫不好。 今天自己孤身前往,还是有些太过冲动了……

其实此时的许言初只是以为自己醉了,但毕竟是在这种场合,如果真的醉了只怕会被有心人纠缠。

然而就在许言初起身想要离开的时候,却发现了那群原本已经离开的小混混又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她猛然惊醒,此时她大概也猜到了自己的小腹为什么会越来越热,越发有那种不该有的冲动。

“怎么样?妞儿,现在是不是很饥渴啊?”那个带鸭舌帽的此时已经摘下了他的帽子,只是由于自己此时实在是燥热的难受,所以倒是也不曾清晰的看到他的脸长得什么样子,总之许言初无意的抬头那一瞬间,看得见他那双眼睛里满是淫邪的神色。

听小混混这么一说,许言初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原来就是他们给她下的药!

可恶之至!没想到她还是钻进了别人的套了。

眼见这群小混混围住了自己,许言初还是拼着一股儿死劲儿冲了出去,接着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这儿乱窜,只是为了躲避开这些人。



第四章.png



听见身后混混们的追赶声,许言初也是躲得速度更加快了,终于,她情急之间跑进了一个包厢里。

而那个包厢里此时正在热火朝天的举办party,正当大家兴头正旺的时候,包厢的门就这样被许言初给撞开了。

包厢里的人都有些错愕地抬起头来,只见一个女人硬生生地闯了进来,并且还顺着一股子蛮劲儿直接撞入了坐在沙发最里面的唐子渊的怀抱。

人群中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不知道是谁大呼了一声。

“子渊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其他人一听,便都开始起哄,但才刚说上几句,一群混混就把门撞开了,他们东张西望着,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许言初埋入唐子渊怀里的头正准备移开,却被唐子渊一把再次摁了回去。

而现在身处包厢的人也都是一些权贵,见那几个混混痞里痞气的样子,立马出言驱赶起来。

“你们是谁啊?这里是你们随随便便进来的吗?”

混混也看出这里的人都是不好惹的,连忙道歉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这就走,这就走……”

小混混们走后,唐子渊摁住许言初头颅的手这才慢慢松开了。

许言初此时正是药效发作外加醉酒的时候,身体很是虚软,自己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唐子渊其实在许言初刚一闯进来的时候还有些不确定,但是当许言初埋入自己的怀里时,他就已经认出了怀中的人正是许家大小姐。

原来刚刚……并不是看错了。

“许言初?”

唐子渊试探性地叫了一声许言初的名字,许言初抬起头来,指着自己的脸问:“你是在叫我吗?”

“你喝醉了。”这样的神态唐子渊从未见过,淡淡地下了结论。他低头看了看许言初涨红的脸,不顾包厢里其他人惊诧又充满八卦好奇心的眼神,就直接地把许言初给带走了。

带到了自己开的酒店房间以后,唐子渊正打算先把她安置好,可没想到这一路上许言初都对自己动手动脚的,到了现在还不肯撒手。

在许言初看来,其实她此时是酒劲儿和药劲儿冲在一起了,所以觉得心中的那种欲望格外的强烈。

而面对眼前这个她睡眼朦胧看不清楚脸蛋的男人,她只知道他的身上很好闻,许言初猜测他大抵是个出来卖的鸭,也就是牛郎。

既然是牛郎,就算做出那样的事情……也没关系的吧?

但很不幸,她这次猜错了。

唐子渊把许言初抱到床上后,给她脱掉鞋子盖上了被子,正打算转身离开,却没想到被许言初一把拉了回去,唐子渊一个不防,便跌在了许言初的身上。

唐子渊毕竟是个正常的男人,经不住许言初这么一再的挑逗,如今又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他再怎么迟钝也该看出来许言初这样喝醉酒的反应有些不正常了。

果然,摸了摸她的体温,浑身上下都是灼热感。

“看来是被下药了。”唐子渊摸摸下巴,心里却有些后怕。

如果许言初没有阴差阳错闯进了自己的包厢,说不定……

思索之间,许言初已经将自己的衣服脱了大半,整个人又像唐子渊靠近了几分,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唐子渊的脸上,他再也经受不住许言初的抚摸,一个翻身,体位就成为了男上女下。

唐子渊轻轻拍了拍许言初的脸,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知道啊,你给我睡一夜就好。”许言初当真是酒醉被春药磨的没脾性了,这会儿只怕是自己说了什么自己都没有意识了。

“噢——那你说说我是谁?”唐子渊听了许言初的话有些意外,心道莫不是她真的还知道自己是谁?

哪成想许言初接下来这句话就让唐子渊全程黑了脸,“你是出来卖的牛郎啊!我知道的。”

唐子渊笑了,但却是被实实在在地气笑了。

他点点头,狠狠地捏住了许言初的脸蛋儿,朝着她吼道:“许言初,你给我记住,我是唐子渊,你睡的男人是唐子渊,不是什么牛郎。”

说罢唐子渊一把脱掉了许言初身上剩下的衣服,用手爱抚过许言初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随即在做足了前戏后将欲望猛然贯穿了她,许言初终于在自己忍不住的情况下嘤咛了一声,唐子渊听到后满意地勾起了自己的唇。

那一夜,这个房间里都缠绵不止。

直至天亮许言初醒过来后,最开始的感觉是浑身酸痛,接着便察觉到这里并不是自己的房间。

她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和一个男人赤身裸体的躺在一处。接着,脑海里便回想起了昨晚的疯狂。

惊慌之下,许言初连唐子渊的脸也没看清楚就匆匆忙忙穿上衣服逃离了那里。

只是离开酒店之后,许言初才想到一件事情。

自己既然已经被扫地出门,自然是无家可归了。

路过一个公交车站牌的时候,许言初在上面找到了一家可靠的房屋中介公司的联系方式,和对方联系上以后,对方答应会按照她的要求尽快寻找。

作为一个在豪宅里住了那么多年的大家闺秀,许言初对租房的要求自然也比较高,虽然负责人刚刚也透露出可能会比较难找的意思,但许言初还是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等等看。

而负责人也没让许言初失望,下午便告诉她找到了符合要求的租房,并将地址发给了她。

“嗯,你到时直接过去就好,房主说今天会在房子里等你。”

许言初按照地址找了过去,在门口按响了门铃。

屋子里的唐子渊正想着谁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看到门外的人时却有些意外。

“呦,怎么着?大白天里还有美女对我投怀送抱啊?”其实唐子渊这句话有点暗指昨天的事情,但显然许言初并没有听出来。

对于唐子渊的出言不逊,许言初轻轻皱了皱眉,但倒也没多想什么,只是继续往里面走。

唐子渊虽然不知道许言初的意图是什么,却也不阻拦,只是似笑非笑地任由她在自己的屋子里走动着。

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许言初脚下一滑,整个人都直直地往下跌去,一旁的唐子渊见状连忙上前去扶她。

许言初跌进唐子渊的怀里,刚准备挣脱出来,却惊讶的发现唐子渊的身上有一种熟悉的味道,可是她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在哪儿闻到过了。



第五章.png



唐子渊身上的味道十分好闻,淡淡的,还有些熟悉感。可是……

想来想去,许言初也没能想出一个结果来,只好无奈地放弃。可是她分明记得,负责人给她打电话时告诉她户主是个老太太,怎么现在成了……

她看着近在咫尺的唐子渊,突然回过神来,从唐子渊的怀里跳了出来,一张脸微微发红:“不……不好意思……”

唐子渊只是轻笑一声,并未说什么。

许言初看着他悠闲的模样,正准备询问几句,却看见房子里的家具设施跟负责人发给她的照片完全不同,她猛然间意识过来——

是她自己搞错了。

许言初抿了抿唇瓣,脸“唰”的一下红了。

“抱歉,我好像走错地方了,麻烦你了……”许言初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子,也是,这房子看起来不错,不像是房屋中介所说的那样充满现代感的“朴实”。

唐子渊也是没想到许言初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公寓,她懵懂的样子让他没有提防心,只是她似乎已经忘了昨晚的一切,还是说,她是在假装……

想了想,他还是追了上去,因为身高腿长的优势,不过几步就追上了她,许言初下意识的看着拉着自己的手的人,有些诧异。

“我大概知道你是要找哪座房子,偶尔做点善事也不错,也免得你再走错到别人家去了。你得再往前走往右拐,那片草丛后的建筑,大概就会有你要找的地方了。”

许言初犹豫了片刻,但也能感觉到唐子渊的好意,最后答应了下来:“好的,谢谢你。”

跟在唐子渊的身后,许言初很快就找到了他所说的地方。跟房东交流一番之后,她便算是成了这里的住客。

她原本还想跟唐子渊道谢,然而回过头来时早已不见了唐子渊的身影。

简单的收拾一下房子之后,许言初便躺在沙发上,盯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脑子一片空白。

不过一天,她就从大宅子里搬出来了,一些是被人逼的,她不能说自己过得有多富裕,但至少家世是令人羡慕、也不愁吃不愁穿,这一下子,她突然就跌到了谷底,什么都只能靠自己。

她不会再去依靠本以为能够信赖的家人,一切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得她去争取。

整理完房间的许言初感觉到身上已经起了薄汗,她皱了皱眉,拿了睡裙便进了浴室。

镜子中的她稍显狼狈。头发有些凌乱,白皙的肌肤上还有刺眼的吻痕提醒着她昨天发生了什么。

许言初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昨天的自己似乎做了一件很是荒唐的事情……

虽说是遭了暗算,但被一个不明不白的陌生男人夺了清白,就算那个人是牛郎,也总让许言初有些心慌。

她始终觉得这种事情总得有爱情作为基础才行,可是……

现在的她,也根本没有什么闲心讨论爱情吧?她可还没忘记,自己现在所背负的可是沉重的背叛之痛,妹妹、男友、父亲同时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许言初叹了一口气,打开了花洒,温热的水砸在她的身上,许言初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情不自禁地使了些力气,像是在刻意抹去某种痕迹似的。

洗完澡过后的许言初思考片刻,还是给自己的闺蜜柳苏打去了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另一边一阵轻快的声音传来:“言初?是不是想我啦?”

“嗯。”

柳苏一下子就听出来她的不对劲,急忙问道,“言初?是出什么事了吗?你的情绪好像有些低落,有什么事就尽管和我说!就当我是一片苦水,你尽管说,什么都往里面灌!”

许言初眼眶微红,这么多年了,大概也就只有柳苏是真真切切地一直关心着自己,关键时刻,也只有听到她的声音才能够安心。

“苏苏,我现在搬到了租的小房子里。我被……赶出来了。”那个“爸”字,许言初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现在,许国庆已经没有资格被她那样称呼了。

“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他们为什么赶走你呀!不是人吧!”柳苏愤愤地说着,电话另一边,她握紧了拳头。

对此,许言初也只能无奈地笑了笑。

“言初,你别急,我柳苏最恨的就是这种不配活在这世上浪费资源的东西!我一定会为你报仇!如果你有什么需要也尽管说,我是你的好朋友,我一定会帮你到底!”

柳苏瞪圆了眼睛,她气得手指微微发抖,听许言初的语气,她知道了一二,连她的父亲都没来挽留,更不用她那假惺惺的继母和妹妹了!

一番倾诉过后,许言初开始思考,她不会因为这些人而堕落,应该强大起来,不再畏惧他们。

“柳苏……我想先找份工作,有没有什么推荐的地方?”这是最首要的事情。

柳苏挑了挑眉,工作?

“我现在在唐氏集团上班,我觉得这边的条件各方面不错,而且公司福利也很好,最近还恰好在招聘。你可以先来我们这边应聘,大致流程也不难,我相信以你的条件能力,一定能通过。”

“好,苏苏,谢谢你……”

挂断之后的许言初没让自己沉浸在负面情绪中,还是很快便在网上查阅起了唐氏集团的资料,为明天去面试做准备。

翌日,唐氏集团。

“子渊,你怎么好端端的突然要调查一个女人的信息,你该不会是对人家……”林宇皓边说边瞄着文件,不料唐子渊不让他多看,用冷冰冰的眼神警告他。

他只瞄到了一点,似乎还是个名门之女,怎么?他不好女色的好兄弟突然开窍了?

唐子渊知道,他有什么事都别想隐瞒林宇皓,便说道:“昨晚我离开……”

林宇皓一下子恍然大悟,微微瞪大了眼睛。

昨晚他们几个好友相约喝酒,中途唐子渊无故消失,而他的离开是因为那个闯进门来的神秘女人,之后他好像就没有回来过,这么说,孤男寡女是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唐子渊看林宇皓笑眯眯的样子,也不想解释太多,恰好工作时间到,林宇皓只好遗憾离开,没来得及多问些具体的细节。


阅读指引:由于版权原因,请打开微信搜一搜,搜索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祥云书漫”,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独家蜜婚:总裁盛宠甜妻.png

友情链接:

言情小说吧唯一官方网站。言吧提供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