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的网站试用资格已过期。

最强兵王 / 最强兵王

6427
发表时间:2019-04-16 20:34作者:雷帝嘎嘎




第一章.png



金秋十月,骄阳似火。

午后的阳光宛如火焰般在天上地下燃烧,公路上看不见一个人,唯有知了,在道路两旁的树上扯着嗓子聒个不停,给闷热的天气更添几许烦躁。

广城,一辆行驶在国道上的长途大巴里。

武扬静静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此刻的心情,亦如车外的天气,烦闷而焦躁。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长期戎马铁血的生涯,已经将昔年那个文弱书生,锻造成钢铁般的硬汉。

只是,再硬的汉子,每每一想到即将要面对的一切时,百炼金刚,也会化作绕指柔……

“大师,您要来瓶可乐吗?”邻座上,一打扮清凉的美少女,正手拿一瓶冰镇可乐,朝过道对面的中年男子客气问道。

大师看年龄不过四十来岁,穿一身宽松的素白唐装,一手捏着两个油光锃亮的大黑桃,一手端着个精致的小茶壶,时而凑到嘴边品上一口,一派世外高人的风范展露无遗。

在听到女孩询问后,他鄙夷的朝武扬看了眼,随即笑呵呵的说道:“小姑娘有心了,不过我辈修行者,讲求的是修身养性,冰镇可乐在你们眼里虽是好东西,但又哪里及得上我的功夫茶解暑呢?”

话落又朝武扬冷冷瞥了一眼。

就这孙子,一身灰不拉几的破旧迷彩服,也不知从那个大山旮旯跑出来的臭乡巴佬。之前竟然敢不给面子,大胆拒绝了自己和他换位置坐漂亮小妞旁边的要求,大师每每一想起来就恨得牙痒痒。

大师的逼装得能给满分,可那小妞貌似还就吃那一套,不仅没有失望,反而表现得越是佩服崇拜。

不单单是她,周围许多旅客都热情凑过头来,一口一个“大师”的叫着,男人们求他传授一些厉害的防身之术,女人们则眼巴巴向他请教些职场防狼术。

至于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则是好奇的询问起各种养生之道。

要说那大师,也端的是了得,无论老中青三代,无分男女,任何问题,都手到擒来。根本不带犹豫的,说得那叫一个唾沫子横飞,闻者无不心生佩服,恨不得当场拜倒在他脚下,喊上一声“狮虎”。

对于周遭发生的一切,武扬只是一笑置之。

他倒不是对大师口里所谓的“传统武术”瞧不上眼,传武在龙国拥有大几千年的历史,并且经久不衰,一直流传到现在,肯定有可取之处。

他主要是对眼前的“大师”不感冒。

其他不说,就大师那一身连宽松唐装也掩盖不住的大肥膘,怎么看,也不像他口里说的什么“功夫高手”。

有那美国时间听他闲扯淡,还不如趁这时候好好想想,进城以后的事情哩。

“你,对,别看其他人,说的就是你!”

刚把头扭向一边想事情的武扬,便听见耳旁传来一把威严的声音。

回头,就见一派高人风范的“大师”,正一脸笑眯眯的指着自己脑袋,而周围那些看客也不知发了什么疯,一个个激动得小脸通红。

“我?”武扬一咧嘴,露出个憨憨的笑容,“啥事?大湿你在跟我说话吗?”

“没错,小兄弟就是你,不知你有没有那个勇气,出来配合老朽演练一遍太极杀招‘白蛇吐信’?放心,你不用紧张的,我只是演练一下套路招式,不会动用内力,保证不会伤到你的!如果配合得好,等进了城以后,老朽可以免你学费,让你白在我齐天武馆学习三个月。”

大师扶额轻笑,一派慈祥长者的高人风范。

此言一出,周围立刻响起一片艳羡声,有几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更是忍不住跳出来激动道:“大师,那小子看起来瘦的跟麻杆一样,浑身怕没二两肉,既然他不愿意配合,不如让我来配合您好了?我也不要你免我学费,只要您老答应传我几招厉害的就成。”

“还有我还有我,我也愿意配合大师您!”

人群越说越激动,眼看着就有失控的趋势,最后还是大师扬手说了句重话,才把形势控制起来,“我辈修行中人,向来说一不二,既然这场机缘注定了落在那位小哥身上,大家都不要争了,怎么样?小兄弟,你想好了吗?”

大师说这话时心头也在滴血啊,满满一大车子的男性旅客里,就眼前的小子长得瘦弱些,而且人看起来也是傻不拉几很好骗的样子,加上先前那小子不肯让位给自己的梁子,不拿他开刀还拿谁?

面对大师又一次的殷勤相邀,武扬为难了,主要是怕伤着他,“咳咳,那个不太好吧?大湿,话说现在都是法制社会,私下打斗那是犯法的,万一有个什么闪失……”

“罗里吧嗦,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人大师都说了不用内力,你还怕什么?”武扬的声音还没有落下,邻座的美少女却忍不住了,跳起来就朝他一通数落。

得,被一小丫头片子给鄙视了。

不过武扬这人好就好在皮厚,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无论大师如何挑衅,无论身边人如何嘲讽鄙夷,他始终不动如山,还美其名曰什么“拳脚无眼,安全第一”的屁话。

一段时间后,众人彻底没辙了,大师更是用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朝他说道:“小伙子,你错过了人生最大一次机遇你知道吗?

像你这种瘦麻杆身材,天生就属于干嘛嘛不行,吃嘛嘛不香的货,走哪里都容易受人欺负,如果学会了我那一招绝技,不说成为武林高手,最起码五六个持刀大混子近不了你的身……”

嗤!

一阵急促的刹车声传来,打断了大师的讲话,还不等人群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又是“哐当”一声巨响,大巴车门被人暴力撞开了。

五六个穿着两股劲背心,破洞牛仔裤,光膀子上刺龙画虎的大混子咋咋呼呼从地面冲上车,每个人手里都提着片刀钢管大铁链子之类街头斗殴的制式武器,瞪着一双双凶神恶煞的眼睛朝车内乘客扫来。

“男的左女的右,不男不女的站中间,都特么给老子利索点,放心,哥几个只求财,不杀人。”

歹徒中一肉瘤脑袋手持一把大砍刀,用刀背把车壁砸得咣咣直响,给人极大心理压力。

呃……

众人集体石化。

司机趴伏在方向盘上瑟瑟发抖,其他乘客在惊骇之余,全都不由自主把目光落向刚好站过道中间的大师身上。

气氛诡异而静谧。



第二章.png



武扬徐徐转头,发现刚刚还口若悬河的大师,此刻好像被人点了麻醉穴,正在不停的打摆子,连手里的大核桃和功夫茶具滚落地上,也浑然未觉。

不知过去多久,一坐前排的哥们终于忍不住了,跳起来就朝大师大声嚷嚷:“大师,出手吧!”

轰!!!

正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在此人带头后,车里许多人立刻幡然醒悟,貌似,咱们用不着害怕啊?

车里不还坐着一位开宗立派的“武学大师”吗?

“路见不平一声吼,大师,动手吧!”

“加油!干他丫的,我们支持你!”

“大师,不要有任何顾虑,我们全车人都可以给你作证,你不是蓄意伤害,而是为民除害!”

大师:“……”

日恁娘啊,你们都特么蛇精病啊?连什么是吹牛逼和现实都分不清啊?老子真有那本事,还用得着你们废话?早上去大嘴巴抽他丫了。

“大师?什么大师?”

一群劫匪懵了,顺着众人的目光,他们很自然就把视线定格在了大师的身上。那肉瘤脑袋伸手抠了抠头皮,当即就咧开嘴笑了,几步冲过去朝大师亲切道:“您老是,大师?哪门子大师?”

“咳咳,这个,那个,其实吧,事情是这样的……”

大师还没想好借口回答,旁边一“铁杆粉丝”已经抢着说道:“大师是太极门第六十三代传人,兼修八卦、咏春、八极、形意等多门内外拳种,已经达到内练一口气,外练筋骨皮的境界,如果识相的,就赶紧投降,否则……呃……”

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

同一时间,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那肉瘤脑袋一个大耳刮子狠狠抽在大师左脸上,这一下势大力沉,大师嘴角当场就流出丝丝血水,半边脸更是肿的跟猪头一样。

“住手!你别逼我,我跟你们说,逼急了我发起疯来自己都怕……”大师怒吼。

“啪!还特么大师!”肉瘤脑袋一口唾沫喷大师脸上,说话间又是一个大耳刮子抽出去。

“王八蛋,喊你住手听见了吗?”

“啪!还特么八极咏春!”

“我……”

“啪!还特么太极形意!”

“你……”

“啪!还特么跟我装逼!”

肉瘤脑袋一边打一边骂,直到大师彻底蹲地上发不出声音才停下手。

车上,一众旅客彻底懵逼了!

尼玛说好的功夫高手呢?

说好的空手入白刃呢?

说好的等闲几十个混子近不了身呢?

说好的……

气氛,再一次变得静谧而诡异。

武扬左右瞅了瞅,又看了眼被打成沙琪玛脑袋的大师,一脸痛心的说道:“看看,都好好看看啊,我说啥来着?拳脚无眼,动手伤身,你们就是不听,这下好了,连累大师受伤了不是?”

靠!

一车人瞪大眼,全都怒了。如果此刻要在车上排一个仇恨指数榜单,那列在榜首的一定不是拦路抢劫的匪徒,也不是欺骗众人感情的大师,而是那口无遮拦的迷彩服青年。

“嘿嘿,小朋友,你挺会替人着想的嘛,没错,刀剑无眼,动手伤身,既如此,大家都识相点,痛快的把值钱东西都给老子通通交出……咦?”

肉瘤脑袋手持砍刀走到武扬面前,刚说了一句,整个人就呆滞住了。

不是武扬做了什么出格的动作,而是他看到了坐在武扬邻座上的年轻美女。

那妞虽然穿着很简单,就是普通吊带背心加牛仔热裤,但婀娜的身材,却不是普通的装束能够掩盖的。

“美少女”似乎也感受到了歹徒眼中的邪光,内心一片绝望,下意识就想朝武扬身边躲,可是这个念头刚一升起,又被她给强自压了下来。

这个穿着破旧迷彩服的年轻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几分钟前还当着全车人面说风凉话呢,就一怂包,自己想从他身上获取安全感,那不是笑话吗?

“嘿嘿,想不到啊想不到,我郝三今天还有这样的好运气,哥几个,都替我盯着点,哥先劫个色,哈!”

自称郝三的肉瘤脑袋嘴里发出狞笑,一只大手已经径直朝小美女颤巍巍的胸口抓去,“小姑娘,别怕,跟叔叔去最后排,叔教你玩个好玩的游戏……”

“不要!啊……”

美少女花容失色,两只手不断的朝空中乱挥,试图阻止肉瘤脑袋作怪的大手,身躯也在大范围动作之间,不由自主朝武扬紧紧倾斜了过来。

武扬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眼底深处有一抹没人能看见的寒光一闪而逝,最终还是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扣在了肉瘤脑袋的右手手腕上,咧着嘴憨憨的笑着,“大哥,劫财就好了,没必要玩这么大吧?”

“大你麻痹,谁是你大哥了?少给老子套近乎!”肉瘤脑袋眼神发狠,抬手就是一刀朝武扬胸口砍来。

“啊!小心……”女孩这一刻完全吓傻了,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心头已经想象出一副砍刀入肉、鲜血飞溅的血腥画面了。

然而直到过去很久,她也没有等到热血溅到脸上的感觉,反而车内突然从极乱变为极静。

好奇的睁开眼,下一秒,女孩就完全愣怔住了。

只见之前伸手欲对自己进行不轨的肉瘤脑袋,不知何时已经重重摔在了大巴车的过道上,在他身旁,还有一把已经完全折断成两截的大砍刀。

这一刻,车内一片死寂。

凝固的空气中,一帮正忙着洗劫其他乘客的劫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吓懵了。

几个意思?

扮猪吃虎?

还真特么遇到了传说中的民间武林高手?

另一边,一颗大脑袋肿得跟猪头似的功夫大师,当场就尿了。

亏他之前还想借助“演练杀招”的动作让武扬出丑。就这样一个随手能打飞一条两百来斤大汉的怪胎,他要真和对方练上手,只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至于坐武扬旁边位置的小美女,一张粉面桃花的小脸蛋早已经红得跟猴子屁股哦不是,是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一样,望向武扬的一双美眸全都是梦幻。



第三章.png



正是各种复杂纠结的目光中,却不想,做出如此惊人之举的武扬,大嘴一咧,又是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咳咳,各位叔伯大婶,我说啥来着?拳脚无眼,动手伤身,你们看,这位大哥刚刚就是不听我的劝告,现在又受伤了不是?”

所有人全又怔住了,如看白痴一般看向武扬。

话说,你他娘一会不装逼就难受是吧?

武扬扣扣耳洞,一脸疑惑朝一帮歹徒笑道:“怎么?几位大哥难道是觉得我说的不对?”

“这个……”

“日恁娘!还特么傻杵着,全都给我上啊,弄死他!”

一帮混子还没来得及回答,郝三忽地从地上晃悠悠爬起来,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眼神一狠,提起手里的半截砍刀又朝武扬呼啦啦招呼过来。

在老大的带头下,其他歹徒也站不住了,纷纷提起手里的家伙什,一齐朝武扬疯狂攻击。

“你们这又是何苦呢?就算不认同我的话,也可以坐下来继续谈嘛,何必一定要动刀动枪呢?”

武扬摇头叹息,眉头皱的更深了,就好像对一帮歹徒的行为真的很失望。

不过,在说那番话的同时,他整个人已经踏步而出,和一群歹徒纠缠到了一起。

作为国际暗黑界排名第一的隐龙佣兵团团长,杀人,对于武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就好像吃饭喝水一般平常简单。

五年的戎马倥偬,死在他手里的各国暗黑组织强人猛士多得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了。而“尖刀隐龙”的名字,更是被包括当世五常大国在内的全球九十多个大小国家或者组织通缉,在国际社会的悬赏金额高达十亿美金以上。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今趟回龙国,武扬才下定决心要保持绝对的低调。他不惧任何国家或者暗黑组织的通缉,可是因为前不久发生在亚马逊丛林的那件事,使得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泄露出自己的身份。

乒乒乓乓!!!

一阵乱七八糟的轰响过后,包括肉瘤脑袋在内,所有手持器械的大混子集体躺倒地上,如果单从外表来看,他们仅仅是鼻青脸肿,受了一些无足轻重的外伤。

可唯有武扬知道,刚刚的一通出手,他已经使用了“暗劲”,这些人或许不会死,但将来再想恃强凌弱干类似无本钱买卖,却已经不可能了。因为他们只要稍微一用力,浑身关节就会错位脱臼,基本上等于告别了正常人的生活。

“嘿嘿,几位大哥,你们现在该相信我之前说的话了吧?刀剑无眼,拳头伤身啊,你们如果早认同我的话,现在也不会全部躺下不是?”随手收拾掉一帮混子后,武扬拍拍手,又笑嘻嘻的朝众人说道。

“相信了相信了,这位大哥说得对,的确是刀剑无眼,拳脚伤身,还请大哥大人有大量,就把我们哥几个当个屁一样给放了吧?”肉瘤脑袋欲哭无泪,其他混子更是连一头撞死的心情都有了。

见过装逼的,可像这种完全把人当白痴一样来逗闷子戏耍的呆逼狠角色他们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

“报警!对,大家赶紧报警,打妖妖零,不能让他们轻易跑了。”

“小兄弟,这次可真是多亏了你啊,之前是我们有眼无珠,错把李鬼当李逵,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大师高人啊!”

这时候,车内其他乘客反应过来,全都朝武扬涌上来说些感谢奉承的话,一些男性乘客更是自告奋勇的冲到歹徒旁边,抽出身上的皮带把众劫匪捆了个结结实实,静等警察的到来。

一片纷纷扰扰中,邻座小美女脸色不断变幻,又恶狠狠瞪了眼缩在最后排装鸵鸟打摆子的“大师”,最后一咬牙,取出早前那瓶被大师拒绝的冰镇可乐就朝过道中心挤过去。

只是,当她挤进人群中心,想当面向武扬表示一下感谢时,却蓦然发现,刚刚还被众人拥簇着的大英雄,此刻早已失去了踪影。

……

“这里就是广城了吗?”

偷偷离开长途大巴后,武扬仅仅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顺利穿过广城收费站,站在了这座沿海城市繁华的街口。

从衣服里取出根烟点燃,就那么站在人群中,望着城市林立的高楼大厦,武扬微眯起眼睛,心中忽地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段逝去的回忆,一段每每一想起来,就令这个杀人无数,经历过血与火考验的钢铁硬汉心生纠结与愧疚的回忆,如同开闸的洪水,瞬间填满整个心扉。

半年前,广博的亚马逊原始丛林最深处,一阵枪林弹雨中——

“火雷,你太傻了,刚刚那一枪,你不该替我挡的……”

“呵呵,做兄弟,有今生没来世,老大,我都快死了,你就不能说些安慰的话吗?”

“别说废话,你是我武扬这辈子最好的兄弟,没有我同意,你别想死!”

“呵呵……老大,我,我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会生气会流泪,这样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模样,答应火雷,在我离开以后,你别再封闭自己了……”

“闭嘴!你耳朵聋了吗?我说了不让你死!”

“好……咳咳,好好,我,我不死……老大,不如你帮我做件事吧?在龙国的广城,我有一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相好,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我火雷放不下的人,那就只有她了,我希望你……”

“等等,你小子不是孤儿吗?”

“咳,老大,孤儿,孤儿也不是天生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咳……小玲和我一样,自幼被家人抛弃,在孤儿院里长大……那时候我们虽然年纪都不大,可是却相处得很开心,并且定下了一个誓言,无论将来被谁收养,十五年后必须……”

“说重点!”

“老大,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我希望你替我去龙国广城走一趟,和小玲完成我们的十五年之约……别用,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不是让,让你娶她。

十五年沧海桑田,谁也不知谁活成了什么样,我,我只是希望你,你以我的名义,和她解除十五年前那场海誓山盟,如果……如果可以,帮我,帮我在暗处守护她三年,直到,直到她找到自己新的幸福……”


阅读指引:由于版权原因,请打开微信搜一搜,搜索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祥云书漫”,回复书名即可继续阅读

最强兵王.png


友情链接:

言情小说吧唯一官方网站。言吧提供古言、现言、原创、玄幻、都市、言情、娱乐、种田、科幻、悬疑、灵异、穿越、重生、宠文等小说,最新全本免费手机小说阅读推荐